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曲店孫宝存的博客

始祖孙岳:达卫克让后裔九曲店支系 宽明后十五世

 
 
 

日志

 
 
关于我

九曲店孙氏乃宽明后十五世孙宝存在网易博客中的昵称。宝存系克让后二十世孙、贵后十八世孙、宽明后十五世孙。克让生童儿,童儿生贵,贵生增,增生鼎鼐,鼐生宽明。九曲店孙姓系鼐祖后人,与系鼎祖后人的广饶三岔孙氏同源同宗。与博山等处孙姓也只是稍远一点儿而已。曾用昵称:学习格瓦拉好榜样,格瓦拉,瓦格拉,QQ744498140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临沂大学70周年校庆 中央党校副校长孙庆聚讲话  

2011-07-02 11:32:19|  分类: 音频视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临沂大学70周年校庆part5中央党校副校长孙庆聚讲话 - QQ744498140 - QQ744498140的博客
 
 

 孙庆聚赴南方某单位视察工作

临沂大学70周年校庆part5中央党校副校长孙庆聚讲话 - QQ744498140 - QQ744498140的博客

中央党校副校长孙庆聚   程冠军摄

临沂大学70周年校庆part5中央党校副校长孙庆聚讲话_在线视频观看_...

临沂大学70周年校庆part5中央党校副校长孙庆聚讲话 - QQ744498140 - QQ744498140的博客

孔宪铎 

临沂大学70周年校庆part5中央党校副校长孙庆聚讲话 - QQ744498140 - QQ744498140的博客

孔宪铎 

 

孔宪铎是郯城李庄镇人,是和我同事过的孔宪英老师(刘廷德校长的夫人)的近门哥哥。在1978年前或以前,就曾听孔宪英老师向我介绍过她的这位哥哥的经历和事迹。 临沂大学就是在孔宪铎的提议下改名的。

附:孔宪铎的介绍和访谈录:

做实事的艺术
        1991年成立的香港科技大学仅用十二年就跃升为世界一流学府,但它的成功常常被简单化、理想化地理解。曾担任香港科大两任学术副校长的孔宪铎把创建科大的经验总结为三大理念:创校理念是着眼世界,创校基石是以人为本,创校支柱是游戏规则。但在听他讲述他在香港科大的历程时我们发现,科大成功绝非理念那么简单,谈论做事的方法没有理念那么激动人心,甚至有点琐碎、妥协,却是成功的基石。孔满头白发,看起来温和宽厚,很谦逊、低调,讲话不雕琢用词不讲究,不是讲那些“完全正确的话”和漂亮的话,而是讲普普通通的、日常的话,但道理却都在其中。
  孔宪铎担任学术副校长期间,主管全校教员的遴选、续约和晋升。对于大学的用人与留人,孔喜欢用卡内基研究所的创办者布朗博士的一句话来概括:“招募最好的人,并使其安居乐业(recruit the best people and make them happy)。”但如何做到,说起来没有理念这么动人,却是关键。譬如谈到邀请张立纲加盟科大担任理学院院长时,孔说坚持、诚心、毅力与信心是成功礼聘到张的最大武器。其中有这样一个细节:张当时经过香港去台湾的途中,不想去科大面试,孔说不面试、吃个饭总可以吧。孔邀整个遴选委员会的全体委员作陪,在会议室集合,然后去晚宴这个如同老友相聚没有面试气氛的活动就是面试。
  在延聘丁邦新参选人文社会科学院院长时,孔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他还是说“不要面试”,但大家来见见面。在签下聘约后,他站在丁的立场上,建议其以请假而非辞职的方式来香港科大任教,并安排其在适当时间请假回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工作,以便在柏克利办理退休。孔不仅站在香港科大立场上请人,更尽可能站在被请人的角度维护其最大利益。
  在教员的晋升与遴选方面,孔初到香港科大就确立了原则和程序。譬如教员延聘与晋升,助理教授要具潜力,副教授要有贡献,正教授要有创建。延聘教员的程序,从征求到审核、到聘用都制定了规范,包括征聘委员会的人数、资格,审核的项目、同行评审员的资格等等。但引起了争议:助理教授认为规章太严,还要求所有教员都有投票的权利;而资深教授则提醒校方,助理教授审核并投票决定正教授去留的说法耸人听闻;另外正教授要求自动获得终身教职(香港称之为长俸制度),在建校聘请他们时曾有过口头承诺。校方的态度则是不承认正教授可以“自动享有长俸”。孔和大家一起寻找折中的办法,从学校的立场没有授予任何教授自动长俸,从助理教授立场没有人享受特权,从正教授立场他们都是不费吹灰之力获得“长俸”聘任的。他说:“在一连串的操作中,没有人享受特权,也没有人觉得不便,大家都接受了对旧有制度的新解释。”
  对于香港科大创校校长吴家玮,孔宪铎坦言,“从我个人的立场而言,吴校长并不是我理想中的‘老
板’,但从科大立场而言,吴校长则是最理想的创校校长”。他做事中遇到的情况,对所有人来说应该都是很常见的,也必须得想办法解决的问题。回忆第二次被聘任为学术副校长,孔写了当时的想法,“我基本上分清在上司的吩咐中,什么事必须做,什么事可以不做,什么事他会记得,什么事他说完就忘记了。以前他支使我,我又分不清轻重,所以疲于奔命,现在知道了,除了做好分内的事和分内的事不能马虎之外,由于他的吩咐而来的压力,至少减轻一半。”
  “我是一个努力前进的人,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成功,也不认为自己和别人有什么差别,但我非常努力,比别人用功。”在被问到他自认为是什么样的人时,孔说。除了作为香港科大创校团队的一员,他是在基因研究方面颇有建树的知名学者,曾因在植物光合作用固碳酶研究和植物叶绿体基因进化及植物天然肿瘤研究领域的贡献,获得福布莱特奖,被美国科学院选为杰出学者。从今年9月,他又开始攻读北大的心理学博士学位,试图用基因来解释人的本性。

访谈
  
问:除了理念之外,你认为香港科大的成功原因还有什么?
  答:科大没有历史包袱。北大、清华的改革也很有理念,很有魄力,但之所以没有得到很大推动,是因为改革过程中个人利益受到了影响,改革遭到阻力。从科大的发展历程来看,当时大部分教员是由50多岁的海外回国学者组成的,小部分人是30岁左右刚毕业的年轻学者,40岁正当年的副
教授很少,科大没有什么历史包袱。
  科大没有论资排辈,没有先来后到,每个人都要受游戏规则熏陶,我们带来了蓝图,由大家共同制订规则,在制订规则的过程中,大家可以争执,但一旦游戏规则建立后,就不能有争执了,大家都必须遵守游戏规则。北大在游戏规则建立的过程中,损害了一些人的既得利益。科大在游戏规则的建立过程中,则没有障碍。
  中国人都要面子,每个人都希望有面子。对已有的制度进行重新整理的话,还是事在人为,北大改革的过程就是如此。在《科大十年》增订版中,我说,如果我是北大校长,我会这样做,新制订的游戏规则,只对后来者适用,对先来者可以宽松。这样,等十年后一批老教授退休,新的规则就确立下来了。对过去的老教授,不打破其铁饭碗,不进行考核,只是每五年总结一次,在教书与研究中取其所长,使其工作有所侧重。
  问:对于一些名教授,譬如Wolf Prize得主杨祥发,你个人给他很多礼遇,按你的说法是“让他心旷神怡”。你也提到这样的礼遇遭到抱怨。其实在管理中,我们常常遇到这种问题,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做?
  答:最好的人应该得到最好的待遇,这很公平。如果有人能有杨祥发一半的成绩,我会提供比他多一倍的礼遇。这没有任何不公平,因为这些学者给学校带来了声誉。
  我当年挽留钱大康教授时,他说,“你不必劝我留任,我是否留任,不是取决于科大是不是留我,而是取决于科大会留什么样的人”。(注:第二天孔宪铎即请钱大康担任校级聘用与实任审核委员会主席,他对钱说,“现在要看你替科大留什么样的人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留住了优秀人才,才能提高学校水准。
  问:你在1992年应征科大学术副校长的演讲中说,如果找同时有学术成就和行政经验的,你胜过80%的应征者。如果加上懂得为人处事这一项,你自信胜过95%的应征者。你怎么看待“为人处事”?
  答:为人处事很重要。我有干劲,但不是惊天动地的人,我的优势是行政经验、学术威望和为人处事的结合。
  我在《科学》杂志发表过两篇论文,在《自然》上也发表过论文,具有一定学术地位。没有学术声望,教授不服其管理。但是,即使有学术地位、行政经验,教授也不一定合作。而为人处事,马上可以赢得人心。
  马里兰大学的总校校长托尔经常说,招募最好的人员,并使其安居乐业。他经常到实验室里,对大家说“我爱你”。人们可以拒绝钱,拒绝名利,但没有人能拒绝爱。
  大学的行政管理不是对社会上的普通人,针对的是有自信、有成就的学者,对他们要好。对那些自认为比你更了不起的学者,要能容忍。只要是能给学校带来声望的学者,即使到我办公室来拍桌子,我从学校的立场上,认为他们对学校有贡献,都能宽容。
  问:你曾说“涉足行政,、苦乐半生”。现在你回顾这段经历,如何评价涉足行政?如果可以重来一次,你会怎样选择?
  答:有人可以从学术上获得满足感,但当校长,就未必有这种感觉。如果可以重新选择的话,我可能还会学术和行政两边都做,当然也要看机遇。
  回首过去做行政的道路,我觉得自己心肠还不够“狠”。如果现在重做一次,我会更“狠”,比如对一些学术上不够晋升的人,我会严把关,不升他们。
  孔宪铎 香港科技大学前学术副校长、山东联合大学校长
  1935年生于山东,著名教育家、植物生物学和生物技术专家。主要研究领域为植物生物技术,著有英文论文120多篇。中文书籍有《背水一战》、《我的科大十年》、《东西象牙塔》等。曾任马里兰大学教授、马里兰大学生物技术分校代理副校长,香港科技大学理学院院长及学术副校长。他从香港科技大学退休后,推动临沂大学的建立,现担任山东联合大学校长,并在北京大学攻读心理学博士学位,研究“基因与人性”。(记者/文琼)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