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曲店孫宝存的博客

始祖孙岳:达卫克让后裔九曲店支系 宽明后十五世

 
 
 

日志

 
 
关于我

九曲店孙氏乃宽明后十五世孙宝存在网易博客中的昵称。宝存系克让后二十世孙、贵后十八世孙、宽明后十五世孙。克让生童儿,童儿生贵,贵生增,增生鼎鼐,鼐生宽明。九曲店孙姓系鼐祖后人,与系鼎祖后人的广饶三岔孙氏同源同宗。与博山等处孙姓也只是稍远一点儿而已。曾用昵称:学习格瓦拉好榜样,格瓦拉,瓦格拉,QQ744498140等。

网易考拉推荐

春秋时期田书伐莒  

2013-08-01 03:14:03|  分类: 孙氏文化与风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秋时期齐国田书(孙书)伐莒的开始时间、结束时间、为何伐莒、如何伐莒?
   时间:公元前523年

   原因
: 为了炫耀国势强盛,也为了向邻国示威,公元前523年,齐景公欲南巡边鄙,然后到泰山封禅,郊天祭地,告慰神祗——齐是东方大国,现正国泰民安,当今齐君,无愧于桓公之后!
  
   从临淄向南,行不足百里,便是泰沂山,本就山势险峻,道路崎岖,行车十分艰难,加以连年暴雨水患,山路多被冲毁。为保南巡畅通无阻,早在初春,齐景公就派使臣抵莒,责令莒共公组织民力,抢修道路。莒系小国,早为齐之附庸,数十年来,对齐一直言听计从,从不违拗。近三五年来,与楚来往频繁,大约是有恃无恐之故吧,疏远了跟齐国的关系,对齐景公修路的旨意,莒子虽也唯唯听命,但却迟迟不肯动工。夏去秋来,南巡日期将近,莒毫无事齐之意。消息传来,齐景公雷霆震怒。正当这时,有外交大臣上疏,言莒已三年不曾进贡,实乃可恶之极,不伐不足以申强齐之威,灭莒嚣张气焰。齐景公正义愤填膺,外交大臣此奏,无异于火上浇油,于是当即颁旨,派高发率师伐莒,严加教训之。齐师伐莒,若虎入羊群,莒军闻名丧胆,望风披靡,溃不成军。不数日,齐师兵临莒都,莒子不敢迎敌,闻讯弃城奔逃,龟缩于纪鄣。高发班师回朝,因未捉到莒共公而遭贬黜,齐景公又派田书伐之。田书与齐景公立下了军令状——倘不能活捉莒共公,便自提头颅来见 。
 
   方法
:齐师抵达莒国边境一早有密探来到纪鄣,与老妪刘嫡范取得联系,如此这般地进行了密谋策划。从此,刘嫡范昼夜忙个不停,白天与保卫纪彰的军官们秘密接触,夜晚则将一捆捆苎麻纺成细缕,然后再将若干股麻缕合为一根粗绳,这粗绳在一寸寸,一尺尺、一天天延伸,延伸……

  闻听田书率师来伐纪鄣,莒共公虽有天险可恃,却也吓得如坐针毡,因为田书非高发所能比,他用兵如神,最擅诈术,常弄得敌人蒙头转向,不知所之。国家存亡,在此一举,莒共公充分认识到了这一生死攸关的战争的意义与利害,因而倾全国之武装,加强防范,禁锢得整个纪鄣城铁桶一般,可谓针插不入,水泼不进。但是,莒共公将防务的重点布设在崇山峻岭和深沟险壑的隘口之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道道关,步步卡,戒备森严,哪怕是一只麻雀,也休想飞临纪鄣城;相对而言,对城池的防范就比较松懈。莒共公的战略部署并没有错,田书所率之齐军既然进不了天然的外城,被阻在第一道防线之外,攻城自然无从谈起。一切部署停当之后,共公乘戍车察看了两遍,颇感心满意足,心中的石头落地了,喘了口粗气,似乎完全可以高枕无忧了。

  七月十二日下午,纪鄣城下的莒军官兵突然增加了若干倍,战车拥挤,兵多如蚁。城上守将并不生疑,以为这是国君或主帅的安排部署。既然城外的保卫将士如此之多,城上完全不必像以往那样兢兢业业。加以守城旬余,今日喊齐军到,明日嚷齐师来,但却一直未见齐军的半个人影,将士们一则疲惫不堪,二则怨气冲天,以为上司有意跟他们为难,天天用假语来哄骗他们,使他们昼夜不得安宁。既疲惫,又怨愤,见城下的警卫将士来来往往,蠕蠕而动,这一夜放松了警惕,便是情理中的事了。

  戌时过后,自城上垂下一根粗绳,并有莒兵缘绳而下,向城下的一位将军耳语有顷。将军指挥兵士缒(zhuì)城而登,兵士们争先恐后,纷纷攀援登城,鱼贯而上,竟达六十余人。麻绳虽粗,无奈登者众多,难以承受,三摇两晃,上端被城墙磨断,轰然一声巨响,六十人同时从高空坠落下来,上边的摔得重,下边的则砸得厉害,人相摞,肉相挤,喊爹叫娘,惨不忍闻。未缒者听到喊叫声,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都朝这边围扰过来,想看个究竟,喧哗鼓噪之声,深夜里尤显得雷霆万钧。城下的喧嚷声惊动了城上,城外的鼓噪声感染了城内,于是城上城下,城里城外,一片混乱,像一锅粥,似一团麻。城里不时有人边跑边喊:“不好了,齐军进城了,快跑吧,逃晚了就没有命了!”

  高枕无忧的莒共公,睡梦中被喧嚷声惊醒,急忙派心腹内侍出宫探听。内侍归来,吓得缩作一团,颤若筛糠,结结巴巴地告诉共公,齐军已经进城,大街小巷,来来往往,全是齐国的将士,共公闻听,吓得屁滚尿流,待稍微平静些后,急忙令人收拾细软,携眷属启西门而逃。

  正当城里城外乱成一锅粥的当儿,有人打开了城门,城外莒兵潮水般地涌进了城去。与此同时,被阻在深沟险壑与崇山峻岭之外的齐军大部队,闯过了关隘,抵达了纪鄣城。

  当一轮红日娇羞地从东山尖探出半个笑脸,群峰皆醉,层林尽染的时候,田书指挥着齐军,高唱战歌,浩浩荡荡地开进了纪鄣城——这一天是齐景公二十五年七月十三日。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