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曲店孫宝存的博客

始祖孙岳:达卫克让后裔九曲店支系 宽明后十五世

 
 
 

日志

 
 
关于我

九曲店孙氏乃宽明后十五世孙宝存在网易博客中的昵称。宝存系克让后二十世孙、贵后十八世孙、宽明后十五世孙。克让生童儿,童儿生贵,贵生增,增生鼎鼐,鼐生宽明。九曲店孙姓系鼐祖后人,与系鼎祖后人的广饶三岔孙氏同源同宗。与博山等处孙姓也只是稍远一点儿而已。曾用昵称:学习格瓦拉好榜样,格瓦拉,瓦格拉,QQ744498140等。

网易考拉推荐

《唐故乐安孙公及故夫人汝南周氏墓志铭》的史料价值  

2013-08-02 09:36:38|  分类: 孙氏渊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新发现一块在山东省广饶县阳河之滨出土的《唐故乐安孙公及故夫人汝南周氏墓志铭》(现为青州市政协常委、文史委副主任刘序勤先生珍藏)。该刻石是继清代在新泰县出土《晋任城太守夫人孙氏之碑》即简称《孙夫人碑》(孙邕之女)之后,在山东境内出土的、并为史学界和考古界所仅见的、关于记述“其先与齐同姓”(《孙夫人碑》语)的汉魏时期关内侯孙邕及其后裔的唐代石刻资料。
该《墓志铭》刻石为正方形,边长46.5厘米。行书书丹,竖写,23行,540余字。虽然其中残缺和漫漶不清的字有50多个,但整篇文字绝大多数易识可辨,文理贯通。兹将其全文抄之如下:
 
唐故乐安孙公及故夫人汝南周氏墓志铭并序
 
前太子中允□□□ 
 
        公讳遇,字遇,始祖乐安人也。昔汉有关内侯邕,经书览尽,官□□侯。谱上官高者即邕公之后也。高、曾、祖、父四世属离乱,官讳阶品并被俘略。唯公一身扶侍长幼却归乐安地,袭先贤之业。公妙年□曾长在时、危在处,沸腾山栅结衷或虏指成党,或权以胁之,公有□者能见者抑止。时有明人视谓曰:“孙公身备三端,何负一生耳!金章紫绶,出即须沽,何不为之?”公抚掌而笑曰:“隐可以学无由,□可以学夷齐。讯□弃贤人礼□身淯浴矣。一自潜迹,四海为家;长幼之礼遂存,宗仿之绪不坠,如斯之。”察公一生,有□无何,膏肓之逼,其疾不治,享年七十,于贞元七年十一月五日终于私寝。夫人汝南周氏,即是渤海邑大夫之长女。□□之月移天,事夫自尔氏家,造次无比,六亲之内孰不钦贤?儿女□家仓□不之。赞曰:□饰靓妆,厥明□馈,如此之分。夫人□有岂□□天奄至中寿,享年六十六,至六月九日终于私室。孤子三人:长曰惟沙,次曰惟淑,季曰惟杲。月罢移庭,便修葬作取,永贞元年十一月二日合祔□□□礼也。父母亡日及葬之时,并绝浆继血,哀毁过礼。和鸣之处,生死皆荣,哀以□之党咸仰。呜呼!玄冬严□蓬转霜□□□□□温是□人,至此□可□□。词曰:□□□□,起自青丘。与人交□,□当在幽。明侪之内,厥德允修。□□之□,有刚有柔。阳水之滨,家近道流。如何被天,其生也休。夫人周氏,兰从风辇。□山咸德,六行日全。九亲之内,谁□钦贤。□时厥□,□□所天。家有三息,合祔此年。祖□双域□□□□□□子孙纥悲六亲而□缠。
 
        该《墓志铭》虽然未记刻石时间,但从墓主孙遇于唐贞元七年(即公元791年)病逝,永贞元年(公元805年)与其夫人周氏合祔,就可以看出其刻石时间当在此时,距今已有1200余年。
 
        人们一见《孙遇墓志铭》,就清楚地看到刻石中有4处标明广饶县在历史上所称地望的文字:一是墓主孙遇,其“始祖乐安人也”,并言明他是汉代关内侯孙邕之后;二是孙遇的高、曾、祖、父四世皆因“离乱”而“讳阶品并被俘略”,“唯公一身扶侍长幼归乐安地,袭先贤之业”;三是孙遇祖上所居乐安地望“起自青丘”;四是该墓葬之域在“阳水之滨,家近道流”。
 
        人们将该《墓志铭》与其它相关史料进行印证,便准确地发现“与齐同姓”的孙氏祖居乐安地望即孙武故里是今广饶县。
 
       首先,《墓志铭》云:孙遇的“始祖乐安人也”及其汉关内侯孙邕之后。有关这方面的史料,在《论语正义》卷二十四之《论语序》及其注疏中有记载,称:“光禄大夫、关内侯、臣孙邕”和“孙邕,字宗儒,乐安青州人也”
。尤其是清代考据家、山东布政使孙星衍通过对《孙夫人碑》和《古今姓氏书辨正》以及其它相关史料的综合考证,撰写出《魏吏部尚书孙邕传》和《孙子兵法序》的专题文章,称:“按《论语集解疏》,邕为乐安人。《孙夫人碑》及《典论》谓为济南人者,青州在济水南。‘其先与齐同姓’出自田完四世孙无宇,生二子:常、书(按《史记·田完世家》和《世本》应为三子:开、乞、书。常为无宇之孙而非其子——笔者注)。书字子占,齐大夫,伐莒有功,景公赐姓孙氏。书子凭,生吴将武。武生明。明生膑,《史记》有传。自膑至邕,无世数可纪”和“孙子,盖陈书之后。陈书,见《春秋传》,称孙书。《姓氏书》以为景公赐姓,言非无本。又泰山新出《孙夫人碑》亦云‘与齐同姓’,史迁未及深考。吾家出乐安,真孙子之后。”《唐故滑州白马县令、乐安孙府君(孙起)墓志铭》亦载:“自齐大夫书始受邑于乐安”。由此可见,春秋时期的孙书是乐安孙氏的始祖。孙武、孙膑乃至汉代孙邕,均为其后裔。
 
         《全唐文》之《唐幽州内衙副将、中散大夫、试殿中监、乐安郡孙府君神道碑》又载:“府君讳壬林,字茂卿,其先乐安人也。……其后孙武入吴,王阖闾将,善用兵□□□齐宣王将膑、魏将涓战于马陵,虏魏太子名申。护子孙遂居齐乐安。”按《新唐书·宰相世系》和《古今姓氏书辨正》两书所记,汉魏时期的东州大儒孙炎,右将军孙历,同为战国时期孙膑的第十八代裔孙,《三国志》和《晋书》中也对其分别有记载。毫无二致,孙邕与孙炎、孙历都是汉魏时期的孙膑后裔和世居乐安孙氏的族出名人,皆显赫于当时朝野。
 
        汉光和中,孙邕就从事过北海王。魏国初建为侍郎,事文帝、明帝和齐王芳;历任过陈留、渤海太守;后迁吏部尚书,为侍中;被封为光禄大夫、建德侯和关内侯。孙邕的中女(即孙夫人),嫁给任城太守羊君(名字不详),羊氏的郡(地)望是在泰山郡,故孙夫人死葬于新泰。令人惊奇的是,在今广饶这片乐安故地上出土唐代《孙遇墓志铭》之前,孙邕的其他后裔在历代史料中均不见著录。所以,此《墓志铭》出土的史料价值是不言而喻的,它可以补史之缺。
 
        其次,《墓志铭》云:孙遇的高、曾、祖、父四世皆因“离乱”而“潜迹”,以“四海为家”。“唯公一身扶侍长幼归乐安地,袭先贤之业”。这又告诉人们,出自汉代关内侯孙邕这一支世居乐安的孙书、孙武、孙膑之后裔,直到唐代孙遇归乐安地,聚族而居,袭先贤之业。孙遇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因袭乐安孙氏的“坐地户”。由此证明,从孙武的祖父孙书“食采于乐安”(春秋未期),到其后世子孙孙膑“护子孙遂居齐乐安”(战国中期),再到汉代孙邕“青州乐安人”,直至唐代孙遇“归乐安地,袭先贤之业”。这些出自“与齐同姓”的孙氏同族所世居之乐安地面,是不同朝代历经沿革的同一地面,而这一地面正是今广饶县即《孙遇墓志铭》的出土之地。
 
       再次,《墓志铭》云:孙氏祖居乐安地望“起自青丘。”青丘是广饶县最早的地面称谓。《元和郡县志》和《太平寰宇记》两书俱载:“千乘县北有青丘”。“齐景公有马千驷,田于青丘”,因以而得其县名。千乘县即今广饶县。《齐乘》亦载:“乐安北清水泊,盖以青丘得名”。青丘位于今广饶县北、清水泊(一名青丘泺,即巨淀湖)西。《路史》载黄帝杀蚩尤于青丘。广饶县稻庄镇东至今存有蚩尤冢遗址。《孙遇墓志铭》追溯其祖居乐安地面“起自青丘”,进一步证明孙武故里即孙氏祖居乐安地望是今广饶县。
 
        最后, 《墓志铭》云:其墓葬之地在乐安的“阳水之滨”。以水证地,不言自明。“阳水”今人称为“阳河”,自青州以北,迳流今广饶县大王镇东北流入巨淀湖。《水经注》卷二十六《淄水》条中也有关于“阳水”的记载:“浊水又东北流迳东阳城北,东北流合长沙水,水出逢山北阜,世谓之阳水也。东北流迳广县故城西,旧青州刺史治,亦曰青州城。阳水又东北流,石井水注之……时人通谓浊水为阳水……浊水又北迳臧氏台西,又北迳益城西,又北流巨淀。《地理志》曰:‘广县为山,浊水所出,东北至广饶入巨淀’。”故孙氏祖居乐安之地为今广饶县,是确凿无疑的。
 
        总而言之,《唐故乐安孙公及故夫人汝南周氏墓志铭》在广饶出土,其意义非同一般,它为“桃源何处是,游子正迷津”(唐孟浩然句)而指出一条“金光大道”。不仅直接地显现了汉代孙邕至唐代孙遇这一支孙氏祖居乐安地望是今广饶县;而且对孙邕“其先与齐同姓”即由田姓赐为孙姓而食采于乐安的孙书、孙武(《孙子兵法》作者)的故里文化、人文历史和谱系研究,增添了新的出自本乡本土的文物实证;同时,也为海内外乐安孙氏的后裔寻根访祖提供了史地“坐标”。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