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曲店孫宝存的博客

始祖孙岳:达卫克让后裔九曲店支系 宽明后十五世

 
 
 

日志

 
 
关于我

九曲店孙氏乃宽明后十五世孙宝存在网易博客中的昵称。宝存系克让后二十世孙、贵后十八世孙、宽明后十五世孙。克让生童儿,童儿生贵,贵生增,增生鼎鼐,鼐生宽明。九曲店孙姓系鼐祖后人,与系鼎祖后人的广饶三岔孙氏同源同宗。与博山等处孙姓也只是稍远一点儿而已。曾用昵称:学习格瓦拉好榜样,格瓦拉,瓦格拉,QQ744498140等。

网易考拉推荐

淄博地区(淄川、颜神)明清之际的民族文化冲突与融合  

2014-04-18 03:05:43|  分类: 淄川般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陈如洁
                            

 

淄博地区(淄川、颜神)明清之际的民族文化冲突与融合 - 九曲店孙氏 - 九曲店孫宝存的博客

 淄川般阳大庄孙氏孙之獬(上图) 

淄博地区(淄川、颜神)明清之际的民族文化冲突与融合 - 九曲店孙氏 - 九曲店孫宝存的博客

                                                        上海川沙县高桥镇孙化元(上图)                                     

     

明末清初,淄博地区饱经战乱。崇祯四年(1631)由新城王氏族人激起的孔有德兵变,是晚明一次重要事件,给新城乃至山东一带造成重大灾难。崇祯十五年(1642),清军窜入山东大肆掳掠,新城民众再次蒙难。顺治三年(1646)的谢迁起义,是入清以后淄博地区爆发的最大规模农民起义,起义军占据淄川县城,处死了降清的孙之獬,与清军对垒两月之久,最后失败。在改朝换代民族矛盾的激烈冲突中,也伴随着民族融合。不少明朝旧臣纷纷加入新朝,为清廷效力。顺治元年(1644),降清明臣王鳌永、方大猷奉命招抚山东,山东士绅纷纷受抚,使清朝轻易拿下了南北咽喉、十省通津之地的山东,为清军南下奠定了重要基础。

 一、新城“辛未之难”和“壬午之难”

崇祯四年(1631)辛未十月,清兵围攻辽东大凌河,明朝兵部要求登莱巡抚孙元化派兵增援,孙元化命令登州参将孔有德率辽兵往援。孔有德是辽东人,旧为明总兵毛文龙部校,毛文龙待之颇善。崇祯二年(1629),毛文龙被督师袁崇焕杀死,孔有德携耿仲明逃至登州。巡抚孙元化曾在辽东任职多年,认为辽人可用,遂奏明朝廷授孔有德为步兵左营参将。不想孔有德所率辽兵贪淫强悍,为害登州,登州民众不堪忍受。恰逢大凌河有警,孙元化即令孔有德率部3000人渡海前往增援。孙元化认为这样在增援辽东的同时,也可以解除孔有德部对登州地方的危害。

孔有德率部渡海,遭遇飓风,几乎丧命,于是就退回登州复命。孙元化见渡海不成,就命令孔有德率部自陆路前往辽东,这令孔有德极为不满。孔有德不愿赴前线作战,所率部队行动迟缓,在邹平居然停滞不前一个多月。孔有德所率部队军纪极坏,沿途掳掠,农民躲避,商贾罢市,农家鸡豕被抢掠一空。后其先头部队已到达河北吴桥,而其后队尚滞留新城。新城王氏家族的庄园也遭到孔有德部抢掠,据文秉《烈皇小识》载:“(孔有德部)夺取王氏庄仆一鸡,王氏大族,势凌东省,遂禀袖官兵,必欲正法。袖官兵不得已,查夺鸡者穿箭游营,众乃大哗,遂杀守庄仆。王氏申详抚按,必欲查首乱者,戮以狥众。辽丁急至吴桥,邀前队改辕而南。时统兵者左步营参将孔有德,右步营都指挥陈有时,东江副总兵毛承禄,登州参将李九成也,辽丁三千人,皆插血立誓,若不雪此耻而北行者,众共杀之。遂拥孔有德以叛,尽灭王象乾家,王象春等皆易服前窜,抄略新城一空。”王象乾崇祯三年(1630)病逝,所以文中“尽灭王象乾家”不确,应为王象复。王象复(?-1631),贡生,官直隶保定府同知,因忤魏忠贤削职。王象复是王象春的二哥,在这次兵变中,王象复和他的儿子王与夔均被杀。此外,新城有多人殉难。王士禛《刘烈妇郝氏传》载:“明崇祯四年,叛将李九成等发难吴桥,反戈而南,破山东一郡五县,杀人如草。十二月七日陷新城。”[②]据民国《新城县志》载,辛未之难中,新城知县秦三辅等300馀人遇难。后孔有德投降清朝,被封为恭顺王。

崇祯十五年(1642)壬午十月,皇太极命阿巴泰为奉命大将军,统兵内犯。十一月,清军左翼从界岭口毁边墙而人;右翼至黄崖口,攻克雁门、石城。清军直趋蓟州,蓟州总兵白腾蛟赴援桃林关,闻变急回,为清军所败。清军分兵南下,河间以南多失守;至山东,连下兖州等府,鲁王朱以派自杀,乐陵、阳信、平原、安丘等明藩王皆死。十二月初一日,清军攻克新城,大肆屠杀民众,仅新城王氏家族即有48人遇难。王士禛《五烈节家传》记录了王氏家族中遭受此次兵祸殉难或寡居的5位女性。

 二、王鳌永招抚山东

顺治元年(1644)四月二十九日,李自成在武英殿匆匆称帝,次日凌晨即率大队离京西撤。多尔衮得知大顺军西撤,令清军主力急速追击。由于李自成的西撤,河北、山东等地的一些大顺地方政权被明朝官绅颠覆。清军占领北京附近地区后,鉴于山东是京畿的“运粮之道”,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决定派员招抚山东。五月二十五日,清廷派明降臣方大猷为监军副使招抚山东。六月初四日,清廷又派明降臣户部右侍郎王鳌永招抚山东、河南。六月十日,多尔衮派固山额真觉罗巴哈纳、石廷柱统兵收取山东。

王鳌永(1588-1644),字克巩,一字蘅皋,号涧遡,淄川窎桥村人。天启五年(1625)进士,授襄阳知县。以循良升户部云南司主事,出督山海关军饷。崇祯九年(1636)以宪签监通州军。十一年(1638)因张献忠占据四川,兵部特疏改掉荆州,旋升郧阳抚治,先后协助熊文灿、杨嗣昌与张献忠起义军作战,被弹劾罢官回籍。后复起为签督御史,督治通州诸军。不久,改任户部右侍。李自成占领北京,曾遭拷掠。清军占领北京后,王鏊永往见主帅,献策招抚。他说:“大王奉命讨贼,为中原雪不共之仇,席卷乌合,乘胜长驱,此不世之威,千秋之义举也。然逆贼馀党,犹屯聚近畿,二东、三河,声教未达,若遽遣虎旅,恐民心疑畏,逆我颜行,是坚其从贼之心而自分七萃之力也。今莫如按兵不动,遣使宣谕伐罪吊民之义,二省将传檄而定矣。累臣虽不佞,愿为大王前驱焉。”清廷采纳了他的建议,也接受了他的自荐,让他以原官招抚山东、河南。

顺治元年(1644)六月二十一日,清军进抵德州。德州反叛大顺政权的士绅本不愿投降清朝,王鏊永“先以书谕其豪贤大姓,为陈逆顺成败之势,收其图籍,二东悉降。”清军收取德州、临清之后,七月三日,清廷即调觉罗巴哈纳、石廷柱赴山西,会同叶臣部合攻太原等地大顺军。这样,王鳌永和方大猷临时召集了几千人的散兵游勇,靠着清朝的声威,到处接收山东州县。七月五日,王鳌永、方大猷接收了省会济南。很快,明藩各郡王宗室以及济南府、东昌府、临清州、青州府等地方官员、乡绅纷纷投顺。就在王鳌永的招抚看起来比较顺利的时候,九月二十九日却发生了“青州兵变”,王鏊永在青州城内被李自成裨将赵应元杀死。

赵应元原为李自成旗鼓,顺治元年(1644)五月被李化熙招抚。李化熙在八月写给清廷的奏启中说:“臣于本年五月初十日,引兵至唐官屯,偶有宁武旧镇臣周遇吉标下旗鼓潘有名等,率所部兵丁二百人同臣南下。中有赵姓者二人,即旗鼓赵应元之族兄、族弟。及至长山县,一时土寇蜂起,遐迩震惊。潘有名等遂驻营于周村镇。臣恐其兵饥而哗,按名给以月饷越二十馀日。赵应元只身西来,投其兄弟。又十馀日,杨王休亦至其营。其标下兵士强半俱关东人。臣于八月初三日遵旨陛见潘有名等,随臣标同旅而北。杨王休、赵应元等尚在周村未动。”杨王休是曾经投降过大顺政权的明朝官员,他与赵应元在周村佯装“受抚”,积极招募士卒,筹措马匹粮草,伺机起事。不久,赵应元即招募“马步数千人”。九月二十九日清晨,赵应元和杨王休率部来到青州,以入城拜会为名,乘机夺门而入。赵应元派步兵把守城堞,自率骑兵直奔王鳌永的官廨。王鏊永仓皇翻院墙逃走,被赵应元部队搜捕拿获,赵应元下令将其处斩。

赵应元夺取青州,并不是为了恢复大顺地方政权,而是想拥戴衡王朱由(左“木”右“取”),以此号召反清复明。可惜朱由(左“木”右“取”)懦弱无能,惟恐被拥戴复明召来杀身之祸,只知涕哭,不敢决断。青州是山东重镇,“青州兵变”使清廷大为震惊,即刻调集部队清剿。十月,清军用计杀死赵应元。

王鳌永为清廷效力,招抚山东,死后清廷因其“招抚著劳”,给予旌卹,赠户部尚书,赐祭葬。授其子王樛骑都尉世职,隶镶蓝旗汉军。

 三、谢迁起义陷淄川、杀孙之獬

顺治三年(1646)谢迁起义军联合南山等起义军攻陷高苑,清兵进剿,擒获、处死了谢迁军师赵来乡等人。顺治四年(1647),谢迁占据青城县南境刘家镇,清军围攻,谢迁突围而去。后攻陷新城、长山,大肆焚掠,长山官舍都尽。六月十三日,谢迁先于淄川城内埋伏内应丁可泽等人,夜半,内应从城上垂下绳索,起义军进入淄川县城。谢迁看到淄川县城为石城,比较坚固,就召集东山起义军数千人进入淄川城,与官兵对垒。

谢迁占领淄川城后,逮捕了孙之獬一家。孙之獬(?-1647),字龙拂,天启二年(1622)进士,馆试第一,授检讨。未几,其父卒,回籍守制。服阙,升侍讲。天启七年(1627),典顺天乡试。旋以谏焚《三朝要典》被削籍。后家居二十年,日以文业课子孙族人。清军入关,召为礼部侍郎。顺治二年(1645),升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提督军务,招抚江西,以无功回籍乡居。谢迁军队入城,孙之獬曾组织家人抵抗,见抵挡不住,即回家悬梁自尽,未及死,起义军蜂拥入宅,将其抓获,并捆绑至县衙。起义军对他严刑拷打,甚至用针线缝其口。六月二十二日,义军将孙之獬和他的四个孙子一并处死。孙之獬在明末政坛上属“阉党”,入清又“于众人未剃发之先,即行剃发,男妇皆效满装”, 并建言清廷推行“剃发令”,为害甚巨,故其人为时人所不齿。昆山顾炎武得知孙之獬被谢迁处死,作《淄川行》表达快意。诗云:“张伯松,巧为奏,大纛高牙拥前后。罢将印,归里中,东国有兵鼓蓬蓬。鼓蓬蓬,旗猎猎,淄川城下围三匝。围三匝,开城门,取汝一头谢元元。” 

谢迁以淄川城为据与清军对峙,清军于城外挖长壕围困达两月之久。七月十日,清军从地道引火轰城,东城城墙倒塌,清军攻入城内,将起义军杀得“尸填墀,血至充门而流”。 

 四、明末清初的“贰臣”现象

1644年清军占领北京以后,以前明高官而出仕清朝的淄博籍官员有4人:王鳌永、李化熙、任濬、孙之獬。乾隆年间,国史馆编修的《钦定国史贰臣传》收录了这4人的传记。乾隆认为这些由明降清的人“虽皆臣事兴朝,究有亏于大节”,在国史立传中应与其他大臣区别对待。同时,他认为同属“贰臣”也应区别甲乙,应将“归顺后曾著劳绩者”归入甲编;将“再仕以后,惟务覥颜持禄,豪无事迹足称”者归入乙编。以此,孙之獬列乙编,其他3人列甲编。

李自成推翻明朝,崇祯帝自杀,清军打着为明朝君父报仇的旗号入关,这无疑是赢得前明官员积极响应并与清廷合作的重要原因。李自成进入北京之后,大肆拷掠明朝官员,导致被拷掠官员的恐惧、反感乃至痛恨。在京官员中,王鳌永曾遭受大顺军拷掠,纳款获释;任濬也曾遭受大顺军胁迫,不屈被释。在地方,大顺政权推行均田免赋,这也严重侵害士绅利益,孙之獬就曾在淄川组织乡勇,抗击王桢军队。此外,崇祯年间,王鳌永曾被罢官,孙之獬则因为党争被削籍,从个人感情上来说,恐怕他们对气数已尽的前明已不再留恋。“贰臣”甘心为清廷效力,表明他们对清朝政权的认同和拥护。

其实,明清之际,淄博地区以明臣而降清朝者绝非仅仅这4位“贰臣”,如孙廷铨、赵进美、高珩等,都是在明朝投诚后步入仕途,入清后逐步官位显赫,这样的人都未被列入“贰臣”行列。倘若以忠贞前朝、不仕二姓这样的封建士大夫道德标准来评判,这些人与“贰臣”一样,也属于“有亏于大节”者。大批明朝官员出仕新朝,融入到满清统治阶级中去,这是民族文化融合的表现。

     孙之獬(1591—1647),字龙拂(音bì),被称天字第一号“降清大汉奸”,推行了著名的“剃发易服”。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白塔镇大庄村(原属淄川县)人。天启二年(1622年)举进士,为庶吉士,继为翰林院检讨。天启七年(1627年)充顺天乡试正考宫。崇祯初年,廷臣请毁《三朝要典》,独哭争,遂被列入阉党逆案,革职为民。清入关后,召他入京,授官礼部右侍郎。英亲王阿济格定九江后,副都统佟岱留守,他自请前往招抚,遂命以兵部尚书衔招抚江西。后以“久任无功,市恩沽誉”,被革职为民。以谢迁为首的抗清农民武装攻破淄川,他和全家7人被杀。
 

孙元化(1581~1632)字初阳,号火东,上海川沙县高桥镇人,是西洋火炮专家。天启间举人。从徐光启学西洋火器法,孙承宗荐为兵部司务,在边筑台制炮,进兵部职方主事,崇祯初为职方郎中,三年以右佥都御史,巡抚登莱,五年叛将孔有德陷登州,被俘后放归。后遭首辅温体仁等诬陷,被冤杀。著有《经武主编》等。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